文章目錄
  1. 1. How our brains work
  2. 2. What games are
  3. 3. 更新时间

原标题:读《快乐之道—游戏设计的黄金法则》(无法忍受频繁的非专业名词翻译版,而去读了原版)

写一点更一点 更新时间不定

How our brains work

对游戏的定义无助于设计师找到『快乐』,因为我们的大脑是 pattern-driven 的。

大脑最擅长的事情是填补空白,这是通过目前所得信息,和之前累积的事物的基础上合理构造出来的,有一整套科学分支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。我们擅长描述脑中的存在,却很难有意识地观察确实存在的东西,『cognitive theory』这个理论表述了『how we think we know what we think we know』,大部分都是叫做『chunking』概念的例子。

『chunking』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,比如我们能简单的描述从今天起床到上班的过程,但是很难想起细节,比如穿衣服的所有细节,你怎么扣纽扣的啊,你怎么撸袖子的啊。我们能够下意识地做这些事情,是因为这个程序已经在大脑中『chunking』化了,这个日常程序已经烧录到神经元上了,再也不用思考它了。

当我们掌握了一个pattern,我们会厌倦它,并把它图标化。

当『chunking』的事情不想我们期望那样运作时,这会让我陷入困境,甚至出大问题。比如汽车不像我们预期那样行进时,我们的迅速的反应程序就失灵了。因为有意识地思考效率很低,反应时间会成倍增加。如何在chunking化的世界中生活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你可能怀疑自己现在是否真正在阅读。

人们不喜欢混沌,我们喜欢秩序 —— 有一定结构或者略有变化的秩序,这在艺术作品上能很明显的看出来。宇宙中没有真正无『pattern』的事物,如果你觉得某些东西像噪音,这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当我们看不到pattern时,就会垂头丧气,并且最终放弃

举个例子,你从厌恶爵士乐,到一旦掌握它的pattern,你会发现快乐的一刻。到了真正投入其中时,你就将它『chunking』化了。

一旦我们看出了一种pattern,我们就会追踪并在它重新出现的时候感到兴奋

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你已经掌握了爵士乐,从智力理解、直觉理解到完全理解(grok),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grok和肌肉记忆有相似之处,第一个级别是有意识、符合逻辑的思考,比如数学运算;第二个级别是缓慢的、综合的、联想的直觉的,它就是把大脑中把事物打包并chunking的那部分,它不一定正确,但它构造了现实的近似。最后一种是不思考,通过本能做出的一整套决定。

『练习』做的越多,我们越少在思考我们在做什么(天马行空的梦!

触类旁通大抵就是这样的例子,你精通一种乐器后,学习另外一种就不是什么难事。你甚至不需要身体去做,只需要想象,精神训练就能让你很快的达到目标。很明显这是大脑而不是肌肉在运作。

我们的大脑在练习什么东西的时候,我们会梦到它。大脑的直觉部分会把神经系统烧录到大脑中,把最新的pattern转变为某些东西,并且把它和已知事物融为一体,最后将其变成一个日常程序。实际上大脑并不想特别为其重新处理一边。(重复训练是强化记录和补偿神经细胞的新陈代谢。)

What games are

游戏往往被定义成一个虚拟的世界,但是它与我们大脑想象的事物有许多共同点。我们对现实的感知基本上就是对它的抽象,我们对一些游戏的规则和我们处理真实事物的方式完全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一些细节。

更新时间

11-12 至 How our brains work

文章目錄
  1. 1. How our brains work
  2. 2. What games are
  3. 3. 更新时间